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知之汇>知之案例

张某某与海宁润禾影视有限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
——2016年浙江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候选案件
来源:省高院发布日期:2017-03-20浏览次数:字号:[ ]

【案例索引】

(2015)嘉海知初字第33号;裁判时间:2016年2月5日。

(2016)浙04民终558号;裁判时间:2016年12月29日。

 

【裁判要旨】

1.委托创作合同中委托人享有单方解除权的条款,若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则双方均应予以遵守。显失公平的客观要件是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和客观利益的严重失衡,故在判断合同条款是否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时,应当在客观评估双方通过订立合同所能获得的经济利益和所需承受的经济风险的基础上,综合评判合同条款是否符合平等自愿互利原则,能否实现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对等,以求实现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动态利益平衡。2.对于委托创作作品,委托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以及受托人实际完成情况向受托人支付相应报酬。在委托创作合同并未完全履行完毕的情况下,则应充分考虑受托人完成的部分对最终创作完成的作品的实际贡献率,以客观确定委托人应当支付的报酬。

 

【案情介绍】

2012年5月11日,张某某与海宁润禾影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禾公司)签订《电视剧剧本<邮递员>(暂名)创作合约书》(以下简称《创作合约书》),约定润禾公司委托张某某进行电视剧《邮递员》(暂名)的剧本创作事宜,并约定“润禾公司有权要求张某某对该剧剧本进行修改完善,张某某应依照润禾公司意见对剧本进行修改,若有争议,则以润禾公司之最后决定为准”及“如润禾公司认为张某某不适合完成该剧本的创作工作,润禾公司将以书面形式通知张某某即时终止本合约,张某某应绝对服从不得提出异议,但润禾公司须支付张某某已完成所有工作应得的酬金。润禾公司与张某某双方同意:前述情形下,润禾公司即时通知张某某终止本合约书的行为不被视为润禾公司单方面的违约行为”(以下简称为《创作合约书》第4.7条)。

2013年1月17日、8月21日,张某某、润禾公司签订《电视剧剧本<邮递员>(暂名)创作合约书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和《电视剧剧本<邮递员>(暂名)创作合约书再次补充协议》(以下简称《再补充协议》),约定剧本总长暂定为30集,最后依国家广电部门颁发的发行许可证标注集数为准,同时约定创作的报酬数额暂定为税后450万元(按每集税后15万元计算)。

2012年5月至2014年1月期间,张某某分别将涉案剧本的人物小传、故事大纲、分集大纲、剧本一稿、剧本二稿发送给润禾公司。其中,2013年11月间,润禾公司提供书面审看意见,要求张某某按照该意见修改剧本一稿。2014年4月29日,张某某收到润禾公司邮寄的《关于终止电视剧本<邮递员>创作合约书及其补充协议的函》(以下简称《终止函》)。另外,张某某已收到润禾公司支付的创作报酬315万元。

张某某认为润禾公司恶意违约,拒不支付合同对价的创作报酬,侵害其合法权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润禾公司:1.继续履行合同,向张某某支付创作报酬135万元;2.向张某某支付相应迟延履行利息;3.负担本案诉讼费。

润禾公司答辩并反诉称,其已向张某某支付了315万元,作为剧本大纲、人物小传、分集大纲和剧本一稿、剧本二稿的创作报酬。但张某某交付的剧本二稿并未按照润禾公司书面审看意见进行修改,故该公司书面通知张某某终止《创作合约书》,其也无需再行支付张某某最后一期创作报酬135万元。另,润禾公司已支付剧本二稿的酬金135万元,但张某某未依约完成剧本二稿,故请求法院判令张某某返还创作报酬135万元并赔偿相应利息损失。

 

【裁判内容】

海宁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诉的争议焦点为:张某某是否已完成剧本全部阶段的创作。双方焦点问题集中在对剧本二稿的认识上。张某某主张其按照润禾公司的书面审看意见对剧本一稿进行修改,完成了剧本二稿,润禾公司理应依据约定认可剧本二稿为最终定稿,即张某某已完成剧本全部阶段的创作。但润禾公司主张张某某的剧本二稿并未全面按照审看意见修改,且润禾公司认为张某某已不适合继续完成剧本的创作工作,直接以书面形式通知张某某即时终止创作合同。

虽然《创作合约书》中约定润禾公司有单方终止合同的权利,但由于委托创作合同的特殊性,对受托人的完成成果是否符合合同约定,缺少较为客观的评价标准,从涉案合同约定内容看,对于剧本二稿阶段完成后,张某某能否继续进行下阶段创作的决定权在于润禾公司,且以润禾公司的主观判断为准。故一审法院认为,润禾公司在合同中享有的终止创作合同这一项权利的行使,应依据张某某的客观创作成果,合理审慎地行使。因此,润禾公司单方终止创作合同是否合理,关键在于对张某某的剧本二稿进行客观评判,即审查剧本二稿是否按润禾公司提出的书面审看意见全面对剧本一稿进行了修改。经比对,关于润禾公司在一些故事重要结构和主要人物设置上,张某某都未能按书面审看意见进行修改。故润禾公司基于这一情况,作出终止创作合同的决定,系合理行使《创作合约书》约定的权利,并无不当。关于张某某提出的未作修改系因其在创作过程已与润禾公司进行沟通且获得润禾公司同意的意见,因无证据证实,不予采纳。现张某某要求润禾公司支付最后的135万元,该135万元相对应的阶段为“润禾公司认可定稿后发出剧本定稿确认书,并于七个工作日内支付总酬金的30%”,即润禾公司的该付款条件为认可张某某创作的剧本定稿并发出定稿确认书,现该付款条件尚未成就,故张某某要求润禾公司支付最后阶段的创作报酬135万元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反诉,润禾公司要求张某某返还上一阶段的创作报酬135万元,该付款相对应的阶段为“提出一稿修改意见后七个工作日内支付总酬金的30%”,本案中张某某已创作完成剧本一稿,并交付润禾公司,润禾公司已审阅提出第一稿审看意见,即该付款条件已成就,润禾公司支付完毕后要求张某某返还,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于2016年2月5日判决:驳回张某某的本诉诉讼请求及润禾公司的反诉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张某某不服,向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润禾公司根据剧本定稿拍摄了电视剧《邮差》,其片头注明“本剧改编自畀愚小说《邮递员》”、“编剧 畀愚(大纲、分集大纲、一稿、剧本二稿)”、“定稿编剧 施屹”。畀愚系张某某笔名。

该院认为:本案中,润禾公司与张某某签订合同,约定润禾公司委托张某某创作电视剧《邮差》剧本,并由润禾公司按约支付剧本报酬,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因报酬问题导致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决定》的规定,本案应为委托创作合同纠纷。

张某某和润禾公司之间签订的《创作合约书》、《补充协议》、《再补充协议》均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当事人理应恪守。

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确认《创作合约书》及《补充协议》、《再补充协议》三份合同已于2014年4月29日终止,故张某某要求继续履行上述合同的上诉请求已无可能,不予支持。本案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创作合约书》、《补充协议》、《再补充协议》终止时,张某某已完成工作的酬金润禾公司是否已足额支付。

庭审中双方都确认张某某已完成的工作是故事大纲、人物小传、分集大纲、剧本一稿、剧本二稿。双方均认可张某某先后交付的作品与润禾公司分期支付的稿酬具有一一对应关系。只是润禾公司认为其于2012年5月29日支付给张某某的30万元,是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的报酬;于2012年12月13日支付给张某某的30万元是剧本分集大纲的报酬;2013年3月13日、3月27日、5月16日共支付给张某某120万元,其中90万元是剧本一稿的稿酬,另外30万元是根据《补充协议》因剧本增加集数而相应增加的故事大纲和分集大纲的报酬;于2013年11月份支付给张某某的135万元,是剧本二稿的报酬。张某某则认为润禾公司公司于2012年5月29日支付的30万元是定金,于2012年12月13日支付的30万元是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的报酬;于2013年3月13日、3月27日、5月16日支付的120万元,其中90万元是剧本分集大纲的报酬,其余30万元是补足的定金和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的报酬;于2013年11月份支付的135万元,是剧本一稿的报酬;剧本二稿的报酬润禾公司尚未支付。

对当事人的上述分歧,该院认为,需从双方签订的《创作合约书》、《补充协议》、《再补充协议》的合同文本和实际付款情况出发逐一进行判断:

第一,润禾公司于2012年5月29日支付给张某某的30万元及之后于2013年三、五月份另支付的15万元,《补充协议》第四条第一、二款已明确其性质为《创作合约书》的定金,润禾公司认为其系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的报酬缺乏事实依据。

第二,润禾公司于2012年12月13日支付给张某某的30万元及之后于2013年三、五月份另支付的15万元,因《补充协议》已载明,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通过润禾公司认可后,润禾公司支付张某某稿费45万元(润禾公司按《创作合约书》约定于2012年12月13日已支付张某某稿费30万元,现余15万元未支付),润禾公司应补齐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创作稿费15万元,故其性质应为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的报酬,润禾公司认为其系分集大纲报酬与约定不符。

第三,润禾公司在2013年三、五月份支付给张某某的120万元,除前述用来补齐定金和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报酬的30万元外,其余90万元应为分集大纲的报酬,理由如下:1. 根据《补充协议》第四条第二款的约定,润禾公司收到分集大纲后,张某某应按润禾公司的意见进行修改,润禾公司认定后支付稿费90万元,显然分集大纲和90万元之间具有对应关系;2.如果按润禾公司的主张将该90万元视为剧本一稿的预付稿酬,结合之前该院对定金、故事大纲及人物小传报酬的认定,张某某完成分集大纲实质上就变为无偿劳动,显然不合常理;3.如果按润禾公司的理解,剧本一稿的稿酬只有90万元,剧本二稿在剧本一稿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其稿酬反而有135万元之多,亦不合常理。

第四、根据《补充协议》第四条第三款,润禾公司收到张某某的剧本一稿后,对剧本进行审阅提出修改意见后支付稿费135万元,从文义上即可看出剧本一稿与135万元的对应关系,也符合双方在履行涉案合同时“先作品后报酬”的交易惯例,故润禾公司于2013年11月份支付给张某某的135万元应是剧本一稿的报酬,润禾公司主张该135万元是剧本二稿的报酬缺乏合同依据。

当润禾公司于2014年4月29日将《终止函》送达张某某时,根据《创作合约书》第四条第七款的约定,《创作合约书》及其《补充协议》、《再补充协议》即已终止,但润禾公司仍须支付张某某已完成工作的报酬,现张某某已完成剧本二稿,润禾公司理应向其支付相应的报酬,但剧本二稿只是张某某在剧本一稿基础上所进行的修改,是剧本一稿到剧本定稿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一个半成品,而剩余的135万元是张某某在剧本一稿的基础上再加以修改直至完成润禾公司认可的剧本定稿的酬金,现前述合同已提前终止,张某某创作的剧本二稿也并未得到润禾公司的认可,故张某某仅以其完成剧本二稿为由主张全部剩余稿酬135万元并不合理,该院可予以支持的剧本二稿稿酬应视剧本二稿对剧本定稿的贡献率而定,至于书面审看意见和润禾公司所提以电子邮件形式发送的其他修改意见(以下简称润禾修改意见)则不宜作为确定剧本二稿报酬的依据,理由如下:1.双方签订《创作合约书》及其《补充协议》、《再补充协议》的目的就是为了创作完成一个可作为电视剧拍摄基础的剧本,而剧本定稿就是润禾公司认可的最终成果,因此对评判剧本二稿的贡献具有终局性的意义;2.提交法院的剧本定稿是当事人双方共同认可的《邮差》电视剧的拍摄基础,其内容具有稳定性和客观性;3.书面审看意见与润禾修改意见之间,上述修改意见与剧本定稿之间都有相互矛盾之处,不具有一致性;4.根据润禾公司在二审庭审中的陈述,其在终止讼争合同后又另行委托他人历经五稿才形成了剧本定稿,在此过程中其意见相对审看意见和润禾修改意见也是不断变化的,故书面审看意见和润禾修改意见均不具有终局性和稳定性。

本案中,要评价剧本二稿对剧本定稿的贡献,需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1.剧本二稿和剧本定稿都是在张某某之前完成的人物小传、故事大纲、分集大纲、剧本一稿的基础上再行修改完成的作品,且润禾公司已支付相应报酬,因此两者在人物设定、剧情走向、剧情设置上的雷同,在所难免,因此剧本二稿中在剧本一稿中已存在且未作修改的内容不应视为对剧本定稿的贡献。2.剧本定稿设计了一把勃郎宁手枪作为谍战标的物,并将谢乃恩和秀芬改成亲生父女关系,并围绕这个关系修改和重新设置大量剧情,这种修改相对于剧本一稿、剧本二稿都是一大创新。3.张某某在剧本二稿中新增的剧情中的大部分已被剧本定稿在修改后采用,张某某在剧本二稿中进行的部分文字修改被剧本定稿采用。4.剧本定稿在剧本二稿的基础上增加了部分剧情并对原有剧情进行了修改,同时还对剧本二稿中的部分文字作了修改。5.剧本二稿中未被剧本定稿所采用的修改内容同样是润禾公司认可的已完成作品的一部分,客观上也会对剧本完善起到一定作用。综上,该院酌定剧本二稿对剧本定稿的贡献率为40%,相对应的报酬为54万元(135万元×40%)。至于张某某向润禾公司主张的迟延履行利息损失,因《创作合约书》除定金条款外并未另行约定一方迟延履行所需承担的违约责任,且该定金条款已足以保护张某某的正当权益,故张某某的主张缺乏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张某某还提出其剧本二稿已按书面审看意见修改,剧本定稿是在剧本二稿上进行的个别词汇的修改,并非重新创作,故润禾公司终止合同是恶意毁约,因此润禾公司应全额支付剩余135万元的意见。根据《创作合约书》的约定,剧本修改完成后,润禾公司认定并向张某某发出剧本定稿确认书后才有义务在七个工作日内支付剩余稿酬135万元,因此无论张某某是否已根据书面审看意见对剧本一稿进行修改,其修改结果,即剧本二稿都需要得到润禾公司的最终确认,张某某才可向润禾公司主张全部的剩余报酬。现润禾公司在收到张某某交付的剧本二稿后,以张某某不适合完成剧本创作为由,根据《创作合约书》第四条第七款的约定,书面通知张某某终止合同,显然并未认可张某某已完成的剧本二稿,从剧本二稿和剧本定稿的比对结果来看,润禾公司在剧本定稿中虽然采用了张某某在剧本二稿中的部分修改内容但也增加了许多新的剧情,并非仅限于个别词汇的修改,因此本案中润禾公司行使《创作合约书》约定的单方终止合同的权利尚属合理范畴,张某某主张其恶意毁约缺乏事实依据,其主张不予采信。至于上述单方终止合同条款本身的合理性问题,该院认为,该条款设置虽然有利于润禾公司一方,但考虑到本案剧本的创作是润禾公司制作发行电视连续剧《邮差》的一个前置环节,只有在该剧本的基础上,润禾公司才能进行电视剧的制作,故剧本质量对电视剧质量而言非常重要,而制作电视剧需要投入巨大的成本,润禾公司作为制片方必然要承受比编剧更大的风险,因此该条款的设置无可厚非,况且该条款同时约定了“润禾公司须支付张某某已完成所有工作应得的酬金”,足以平衡双方的权益。

该院遂于2016年12月29日判决:撤销原判,润禾公司向张某某支付报酬540000元。

 

 

                                       (编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