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法院动态

递铺法庭:千年古驿开设心灵驿站
来源:省高院 发布日期:2017-03-20 浏览次数: 保护色: 字号:[ ]

递铺法庭法官走访昌硕街道铜山桥社区。袁 霞 摄    

    浙江省安吉县递铺镇,南宋时期处于都城临安(杭州)通往建康(南京)的要道,官府在此设立驿站,专供公文传递人员和来往官员歇宿、换马,递铺由此得名。安吉县人民法院递铺人民法庭就坐落在这里,为建设“中国最美县域”提供更好的司法服务。

    巧解心结 家事审判倾听“吐槽”

    李磊夫妇来自贵州,在安吉打工10多年。儿子留在老家读书,下半年升入高三。2016年4月,妻子赵芬听说儿子早恋,成绩下滑,打算辞职回家照管儿子,可李磊死活不同意,双方闹得很僵。

    赵芬一气之下,诉到安吉法院要求离婚。递铺法庭接案后,负责人阮雁冰法官“多了一个心眼”。多次找夫妻俩聊天,倾听两人的抱怨、牢骚、愤懑,终于切准了症结。原来,李芬打拚多年,已升至公司管理层,收入比丈夫高得多。这才是李磊反对妻子辞职回家陪儿子的“心结”。

    阮雁冰为他们分析目前家庭遇到的难题,寻找解决路径。经过多次耐心开导,夫妻俩最终决定,李芬回家陪儿子,李磊继续留在安吉打拼。一个多月后,夫妻两人来到法庭撤回起诉。

    “婚姻、赡养、继承、抚养等家事纠纷,虽然双方在‘同一屋檐下’,但不同于一般的民事纠纷,带有浓厚的伦理道德色彩,有着特殊的司法审判规律,更需要人文关怀。” 阮雁冰谈起了转变家事审判理念的初衷。

    该庭积极摸索家事审判新方式,由三名女法官分别组成家事合议庭,引入社会心理师等协助沟通,努力采用生活化、人情化的方式来处理,解开心结,消除隔阂,修复亲情。

    对经过合法传唤、被告不到庭的,该庭不是简单地缺席判决,而是设法与被告取得沟通,了解真实的诉求和情绪,便于掌握案件走向,及时稳控不稳定因素。对双方争夺孩子抚养权、家庭财产为主的案件,以调为主、以判为辅,力争给出双方均能接受的结果。

    至于双方情绪对立强烈,甚至扬言过激行为的离婚案件,该庭主动与村社、乡镇妇联、“夕阳红”帮帮团对接,联合采取疏导、防范措施,稳定情绪,淡化积怨,力争让双方好聚好散。

    据悉,去年,递铺法庭共审结离婚案件131件,无一件因矛盾激化引发成过激事件。

    服务“创美” 辩法析理息诉止争

    2010年,县城河滨小区的40多户安置房,按照“美丽乡村”规划建设要求,外墙装饰采用统一的文化石,装修面积一致,具体由社区组织落实。

    中标的某石材装修商户负责房屋外墙文化石的张贴。商户提供文化石并承担人工工资,而所需的砂石、水泥等辅料,均由房主提供。完工后,因该批安置户有建房及装修保证金1万元,社区将其中外墙装饰应付部分的价款统一支付给了商户,每户3950元。40多户入住楼房后,仍有部分房主以没有装饰合同、面积不清等为由,拖欠未付剩余工程款,双方闹起纠纷。

    “双方确未签订书面的装饰装修合同,但商户为外墙张贴文化石,房主提供了砂石、水泥等辅料,协助商户对楼房外墙进行装饰,该行为表明,双方对房屋外墙装饰装修的意思表示,达成了一致。”主审的王笑法官给欠款户辩法析理。法庭审理后,认定双方装饰装修合同实际成立,并且商户已履行完毕,工程量固定统一,故支持商户的诉请,解决了争议。

    近来年,安吉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理论发源地,全面实施“美丽乡村”提升工程,大力加快旧村改造、集镇建设步伐,发展农家乐等休闲产业,相应的拆迁安置协议、建材买卖合同、装修装饰合同、土地承包合同等纠纷,明显增多。这些纠纷专业性强、成因复杂、矛盾较大,不仅事关农民安居乐业,而且关乎“创美”大局。

    递铺法庭充分借助该院“五联五导”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主动与乡镇人民调解、消费者协会等行业调解以及行政调解对接,与律师驻院调解室联手,发挥矛盾纠纷“大调解”模式的威力,尽力妥善化解纠纷,做到案结事了。

    探索破难 “一把尺子”妥审纠纷

    随着安吉县招商引资、工业园区建设的加速推进,农村集体土地征用规模越来越大,而土地补偿费的分配,却是个“烫手山芋”,由于村规民约与法律法规存在差异,常引发“农嫁居”、“农嫁农”等农嫁女与村民组“对簿公堂”的纠纷,而且利益冲突激烈。

    “自2009年以来,共审理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纠纷647件,数量明显上升,年均百件左右;类型呈现多样化,过去主要集中在‘农嫁居’、‘农嫁农’的农嫁女或其子女未享受分配,现出现征地后紧急结婚入户的女婿或媳妇诉求分配,以及征地后出生的孩子诉求分配等五类。”阮雁冰介绍说。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如何界定,目前法律法规尚无“标准答案”,法庭裁判如何确定“一把尺子”?

    递铺法庭深入乡镇村组调研,确定以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造成果,作为衡量“尺子”,“股民”身份成为一个重要的参照条件,使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和份额的确定,有了相对公平合理的标准,实现了司法裁判与行政指导、村民自治的较好统一。去年该庭共审理此类91件,上诉仅3件。

    为从源头上过滤、减少此类纠纷,递铺法庭梳理形成了《关于农村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纠纷的调研》一文,提出建议和对策:各村按照在改制时确定的章程,对股份经济合作社改制工作来个“回头看”,发现有疏漏的,及时按照章程采取整改措施;落实县“两办”文件,贯彻“调解前置原则”,村镇须先行组织调解纠纷;切实执行留取5%的纠纷解决保证金制度,努力使各乡镇、村组将该类纠纷化解于诉前。


作者:孙国华 朱 媚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