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知之汇>知之案例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诉杭州玺匠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2016年浙江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候选案件
来源:省高院发布日期:2017-02-17浏览次数:字号:[ ]

【案例索引】

(2016)浙01民初242号;裁判时间:2016年6月30日。

(2016)浙民终590号;裁判时间:2016年12月9日。

 

【裁判要旨】

1.把握利益平衡规则,在对传统角色形象的创作较为成熟,留余的传统历史文化创作空间较为狭窄的情况下,结合该形象的发展历史和创作规律,对新作品所呈现出的显著性和识别性特征,应作为独创性部分予以重点关注。2.坚持激励创新导向,著作权侵权认定与作品独创性密切相关,给予在较窄创作空间内形成的独创性较高的作品以较强的保护,实现作品保护范围和强度与其独创性范围和尺度相适应。3.对于传统角色形象进行再创作而引起的著作权侵权纠纷应考量历史因素和现实认知,既要留存丰富的公有领域,又要尊重原作品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更要给予历史传统文化以创新空间,以利于我国传统历史文化的弘扬与发展。

 

【案情介绍】

2011年8月10日,速达独立创作完成了“Q版孙悟空”美术作品。2013年12月11日,上海美影厂与南京璞若广告有限公司、速达签订《“Q版孙悟空”美术作品著作权转让协议》,确认Q版孙悟空的全部著作权(包括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以及著作权法规定的其他权利),自协议签署之日起永久性转让给上海美影厂。

2012年1月12日,上海美影厂的电影《大闹天宫3D》上映,在电影片尾处使用了多个Q版孙悟空形象。新华网、搜狐新闻等媒体对《大闹天宫3D》电影进行了报道。后央广网、青岛新闻网等多家媒体就上海美影厂与肯德基合作推出“Q版美猴王”即“Q版孙悟空”玩具进行报道。

2015年11月11日,上海美影厂委托代理人许乐乐向上海市徐汇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许乐乐以普通消费者身份,在天猫网上名称为“铜师傅旗舰店”的店铺订购了“全铜摆件”3件。公证人员对购买、收件、启封过程进行公证。玺匠公司确认上述铜艺产品系其生产销售。上海美影厂为本案维权支出公证费2000元、购买商品费1364元。

上海美影厂提供了“Q版孙悟空”美术作品手绘版及彩绘版原稿,并明确其请求保护的美术作品为“Q版孙悟空”动画形象,主张涉案铜艺产品与涉案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请求法院判令玺匠公司:1.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权铜艺产品;立即销毁用于复制侵权铜艺产品的模具等专用工具。2.在玺匠公司官方网站及天猫“铜师傅旗舰店”网站首页显著位置刊登侵权致歉声明,消除影响。3.赔偿上海美影厂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30万元。4.赔偿上海美影厂因本案的合理支出1万元。5.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另查明,上海美影厂成立于1989年9月6日,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美术电影制片厂,亦是中国历史最老的动画制片厂之一,制作了《大闹天宫》、《黑猫警长》、《葫芦兄弟》、《三个和尚》、《宝莲灯》、《大耳朵图图》等动画影片。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2015年12月30日变更企业名称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玺匠公司成立于2013年3月26日,注册资本为一千万元。天猫店铺“铜师傅旗舰店”由玺匠公司注册并经营。

 

【裁判内容】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Q版孙悟空”美术作品系速达独立创作完成,表达具有一定程度的智力创造性,整体具备独创性,属于美术作品。上海美影厂继受取得涉案作品的著作权,有权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涉案作品为美术作品,任何立体的形象的形成皆以平面形象为基础,故上海美影厂对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当然及于以平面形象为基础的立体形象。涉案作品于2012年1月12日上映的《大闹天宫3D》电影的片尾中发布。之后上海美影厂取得作品著作权并进行商业推广和使用,涉案作品为公众所知悉,故可以认定玺匠公司有接触该作品的可能性。

在进行侵权比对时,应考虑到动画片故事主题和情节的需要,动画片角色表现形态具有多变性,因此在进行比对时不能完全静止地、孤立的比较,而应从作品整体的形象、设计的主旨和传达的信息等全面把握,比对的对象不仅仅是单一的动作、姿态、表情的作品形象,而是“Q版孙悟空”作品的整体形象。经比对,虽然二者具体神态、姿势有所不同,但二者头部特征基本相同,均有大而圆的头部,类似的帽子、面部由两个较为饱满的桃心组成,脸颊、嘴巴向外鼓,圆形招风耳等,整体上均体现出可爱的孙悟空形象,故可以认定涉案铜艺产品与涉案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

玺匠公司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制造、销售涉案铜艺产品的行为,侵犯了上海美影厂对涉案美术作品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上海美影厂要求玺匠公司停止制造、销售涉案铜艺产品的主张予以支持,要求玺匠公司销毁相关专用模具、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上海美影厂主张玺匠公司侵权获利的计算方式中虽然采用了玺匠公司认可的销售数量,但其利润数据来源不明,无相关证据证明,故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知名度、独创性、玺匠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上海美影厂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赔偿数额为10万元。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玺匠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名称为“神通广大”、“神通广大(彩绘)”、“神通广大手把件(紫铜)”的侵权铜艺产品;二、玺匠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海美影厂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0000元;三、驳回上海美影厂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玺匠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Q版孙悟空”形象在保持已有作品表达的基础上,采用现代动漫的圆萌化艺术处理手法形成卡通形象特有的造型特点,具有较高的独创性,应认定为新的作品。上海美影厂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的是“Q版孙悟空”卡通动漫形象著作权,其经美术作品原始权利人明确授权取得了上述美术作品的全部著作财产权,则其有权就该“Q版孙悟空”角色形象主张权利。

将被诉侵权产品和涉案作品进行比对,虽然两者在部分面貌特征上存在差异,但并不影响在主要艺术造型独创性表达部分的相似度。由于两者在身材比例、人物体貌等主要特征方面基本相同,相同之处又恰恰体现了涉案作品的独立创作部分且最具有显著性的特征部分,玺匠公司亦没有举证证明被诉侵权产品形象的创作来源,故认为两者构成实质性相似。

玺匠公司将涉案角色形象造型制作成立体艺术品,是一种以立体方式再现涉案作品独创性表达的行为,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同时,玺匠公司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故应认定其构成对涉案作品复制权和发行权的侵害,一审判决判令其停止制造行为具有法律依据。在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时,应坚持损害赔偿数额与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相契合的原则,基于涉案作品知名度、侵权情节、合理开支等考量因素,一审判决酌情确定玺匠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万元尚属恰当。

综上,该院于2016年12月9日判决:驳回玺匠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编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